182 回归现世

作品:《戏鬼神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五中文网」地址:www.35zw.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!无广告无弹窗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风雪依旧,小店孤零。

    桌上的饭菜这会儿已经凉了,苏鸿信坐了许久,他要来了一个小火炉,就那么搁在桌上,温着一壶老酒,有一口没一口的小酌着。

    屋外的风声里,不知什么时候传来了更鼓的响动。

    “梆梆梆……”

    已近三更。

    不想这京里现在还有更夫。

    苏鸿信听到响动,这才像是回了回神,他瞥了眼门外,随后又回过头轻声道:“老丈既然想喝酒就进来吧,不过喝完你就得走,我这儿还要等人呢!”

    没人应他,可那小小木门上遮风挡雪的棉布帘子豁然似被寒风掀开,那呜呜直吹的冷风,立马挤着缝的就往里钻,就着散出去的暗淡灯火,却见白茫茫的雪地上,猝然凭空冒出一个脚印来,接着是两个,三个,左一脚右一脚,就似有个瞧不见的人正朝店里走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一股飘雪打着旋的飘了进来,落到了苏鸿信身旁的一张凳子上。

    苏鸿信倒过一碗酒,朝着那个位子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酒冒热气,可瞧着瞧着,就见古怪的事情发生了,那本来飘飘荡荡的酒气,突然急剧翻滚,然后朝着酒碗上方一尺高的地方飘去,这隐约间,那白气中,仿似浮现出一张苍老的面容,但随即又一隐不见。

    苏鸿信叹了口,随手又给碗里添了一些,也不说话,只似视若无睹的坐着,时不时瞧瞧门外,眼神恍惚。

    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,苏鸿信就听耳边像是有风飘了过来,化作一声低语。

    “小老儿多谢苏阎王赏酒!”

    而那酒碗上,本是飘飘荡荡的酒气,立马就像是断了线一样,散了,而那棉布帘子,则是呼的又被掀开,随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长街上的风雪里,就听“梆梆梆”更鼓再响,却是不闻人声。

    又坐了许久,等到那老板出来添了几次灯油,挑了灯芯,已经是后半夜了,雪势开始弱了,京城里外,早已铺了层厚厚的积雪,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苏鸿信此刻坐的也有些昏昏欲睡了,他这连日里奔波来去,基本上少有休息,再加上身上的伤势,可算是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就在他打着盹的时候,桌角的“招魂铃”猛然剧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鸿信眼皮一抬,只见那棉布帘子此刻整个掀起卷起,一股寒风扑面袭来,冷的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而在门外,忽见三人并肩大笑着进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小子,可真有你的,忒是了得!”

    当中一人宽肩阔背,身形魁梧,满面虬髯,一张脸冷白如冰,然却是大笑不止,虎目泛泪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另一人背负双手,身子瘦小,满头苍发,一张老脸多是慈祥笑意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言语轻佻,一双满是血污的鬼脸半探着,在苏鸿信身上来回打量,啧啧称奇。“我一直以为那传闻里你白天斩人,夜晚斩鬼的手段是假的,乖乖,这刽子手就是不一般呐!”

    正是那王五,李云龙,秦守诚。

    苏鸿信眼睛一红,伸手就将那个布包放在了桌上,只等包袱一解,赫见这其中竟是裹着一颗染血的脑袋,披头散发,双眼瞪圆,沾染着尘沙。

    谁的脑袋?

    当然是慈禧的脑袋。

    王五双眼猛的一瞪,但出乎人意料的是他却没再有过激的反应,而是与李云龙相视一眼,摇头而笑,随后看着苏鸿信叹道:“你这性子啊!”

    老燕子望着桌上头颅神情亦是多有复杂。

    当年几人费尽心机,险象环生仍是未能行刺成功,可谓九死一生,险些丧命,但等现在亲眼看见这颗脑袋摆在面前,他们这些已死之人,心中感受不可谓不复杂。

    王五又对着苏鸿信轻声道:“收起来吧,家国已破,她纵容千死万死又能如何,你就是太容易钻牛角尖了!”

    苏鸿信神情涩然。“要是我早点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这一说。

    “你早点回来能干什么?你以为你回来了我就能不死?”王五一横眉目,像是动了怒,眼窝里豁然淌血两行污血,他嘶声道:“就算你救得了我们,你能救一人,能救十人,又能否救得了天下人?这天下,不照样生灵涂炭,满目疮痍。”

    王五浑身鬼气乱冒,他说道:“我不需要你救,就像当初壮飞不需要我救一样,鸿信,你到现在还没明白么?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,我们想要救的是家国天下,而你想救的,不过是我们这区区几条性命,我们死不足惜,只恨这大好河山,遭异族践踏。死,又算得了什么,有时候活着,才是最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你自己的活法,不必觉得亏欠了我们什么,我们也从没觉得你对我们有所亏欠过,你我当年初见,那时你是何等的潇洒快意,豪情万丈,可现在呢?你何必重蹈我们的老路,你要走的是你自己的路!”

    苏鸿信听的身子一震,长长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云龙这会儿语重心长的道:“鸿信啊,大丈夫行于天地间,又岂能事事尽如人意啊,无愧于心就好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哈哈,苏大哥,这点你不如我看的明白啊,我能救那么几人,就三个字,死的值!”

    秦守诚哈哈怪笑道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三人,苏鸿信眼眶湿润,这几日压抑多时的情绪,瞬间涌上,可他话到嘴边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张嘴一吐,居然是。

    “是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像你这位活阎王该说的!”

    王五忽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已做了我们该做的,明天的事,就让明天的人去做吧,今天,咱们不谈别的,只喝酒,可要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苏鸿信呼出口中浊气,眼睛一亮,他目中泛泪,笑道:“好,那今天这顿酒,就当是我为你们践行,山高水长,只盼有朝一日,咱们能江湖再见,不负初心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总算有了当年的几分模样,这酒喝起来才有意思!”

    王五大笑道。

    苏鸿信端着酒碗,也是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从未变过,我就是我,我是苏鸿信!”

    他们这边说笑饮酒,那老板在灶房里听的可是心惊肉跳,大晚上的,任谁瞧见有人对着三个空荡荡的位子有说有笑,自然是毛骨悚然,何况这一夜怪事也忒多了,而且那饭头上插竹筷可不是给活人吃的,一颗心悬在嗓子眼里就没放下来,特别是桌上还放着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眼见苏鸿信对着人头喝酒吃菜,这就是胆子再大的,怕是也要吓个半死,好在老板已见惯了生死,都说那鬼恶,可鬼再恶,又比得上那些奸淫掳掠的洋毛子还恶么。

    他非但没怕,更是起身又给苏鸿信添了几壶酒,真就是连苏鸿信都意外。

    几轮酒喝下来,门外夜色已又褪去的兆头,苏鸿信也不知道和这三位已死之人说了些什么,就好像没说到几句,更没说尽兴,但时辰不等人啊。

    “鸿信,够了,我们该走了!”

    王五慢慢敛了笑,怅然道。

    李云龙也说道:“想不到死后还能与你相见,已是余愿已了,心中无憾,还有什么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啥说的,就是放心不下我那老婆孩子,再有以后清明祭日什么的,让小甜多给我烧点纸钱,造了孽了,活着我穷了一辈子,我可不想去下面还是穷鬼,哈哈!”

    秦守诚也搭腔道。

    苏鸿信没做说什么挽留的话,只是笑道:“好,那我送送你们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必了,我去也!”

    店中蓦然阴风一起,似是带着畅快的笑声,那帘子已被卷开了,苏鸿信忙起身走到门口,瞧了瞧昏沉的夜,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凝视良久,等瞧不见雪中的足印,他才转身重新收拾好桌上的那颗脑袋,一收招魂铃,快步出了酒馆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瞧见苏鸿信走了,老板这才走了出来,瞧着桌上装满酒水的三只大碗,老板眼露迟疑,小心翼翼的端起抿了一口,却觉这酒水已失了酒气,寡淡无味,口中不由喃喃道:“真乃奇人!”

    一夜大雪,街面上积雪都一尺多厚了,一脚踩下,能没到人的脚踝,苏鸿信踏雪而行,哪怕城门已关,但以他现在的身手来说,还不是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他攀着城墙,上了城头,下意识又回望了一眼这座京城,城虽在,然故友皆去,短短数月,他竟有种物是人非的恍惚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有点想家了!”

    苏鸿信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远方,不知道什么时候,正有两匹马在雪地上来回打着转儿,口鼻里喷吐着热气,而其中一匹马的马背上,则是有个一身红衣的姑娘,像是等了许久,不住朝这边张望。

    “遭了,忘了这茬!!”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忙翻了下去,朝那头奔去。

    “姓苏的,我都快被冻死了!”

    眼见苏鸿信回来,马背上的女人立马破口大骂,头上都结了一层薄霜。

    苏鸿信苦笑着翻上马,把陈小辫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见到了么?”

    陈小辫问。

    “见到了!”

    苏鸿信应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回去吧,对了,我之前从白山上给你带回来了一个有些特别的东西,从今以后,我就不出陈家沟了!”

    陈小辫一歪头,半仰在苏鸿信怀里,又问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轻轻一赶马,苏鸿信笑道:

    “当然是过日子,生孩子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陈小辫俏脸一红,没好气的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二人边说边走,可走出没多远,苏鸿信却是一皱眉。

    陈小辫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到风里有铃铛声响?”

    苏鸿信眼露异色,他视线一抬,环顾四望,可瞧着瞧着,蓦然,他整个人身子一紧,忙又回过脑袋,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惊人的事,用一种近乎微颤的嗓音小声说道:“别回头!”

    说完,一拍马臀,已是飞快赶起路来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就见远处的一个岔口,似有似无的,隐约现出两道飘忽不定的高瘦身影,像是两个虚影,身形高挑,穿着更是古怪,一黑一白,皆头顶高帽,仔细一看,这帽子上居然还有字,一书一见发财,一书天下太平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