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5 物是人非的陈家沟

作品:《戏鬼神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五中文网」地址:www.35zw.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!无广告无弹窗

    “好冷啊!”

    苏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这九月的气候,不说多热但也凉快不到哪去,可就这会儿功夫,书店里就和冻上了一样,冷的人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结了层寒霜的椅子,苏鸿信一挑眉梢,伸手就抓了过去,入手所及,立觉一种刺骨的寒意袭来,像是能冻结人的灵魂般,连他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,一张嘴,竟然呵出一股白气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股寒意一触及到他的血肉,立刻就如同活了一样,飞快消散退去,转眼一切又恢复如初。更新最快 电脑端::/

    望着眼前诡异的一幕,苏鸿信摩挲着手中的水渍。

    “血腥气,还有一丝尸气!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发生怪事,什么怪事?”

    他问蛮蛮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人死了,但是又离奇的活了,算不算怪事?”

    少女言简意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刚才有个人进店躲雨看书,我发现他脚底下居然没有影子!”苏梅也忙插话道,神色诡异,连说话的语气都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“没影子?那就不是人了!”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那张椅子,然后视线顺着水渍滴落的方向,看着地上一个个湿脚印,道:“我觉得你们可能说的是一个事。椅子没问题,估计就是那人坐过之后才引来这种不同寻常的变化,上面有他的血腥气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鬼?”

    苏梅紧张兮兮的左右瞧了瞧,像是觉得那人还没走一样。

    苏鸿信摇摇头。“不清楚,但肯定不是什么死而复生,身上都开始生出尸气了,这说明他的身体已经死了,只不过是魂魄重新依附到了肉身上,表面看着可能和活人无异,但其实他正在慢慢腐烂。”

    “活死人?”

    一旁的蛮蛮搭腔道。

    苏鸿信擦了擦手,又看了看外面的雨势。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,先过了今天再说,要是明天还有这种情况发生,那事情可就麻烦了,不过,我现在没工夫搭理这事,明天我要出一趟门,快的话可能要两三天才回来,等我回来再说!”

    他说完一扭头,就见苏梅那张脸都快贴上来了,一双眼睛好奇古怪的在他身上来来回回看了又看,满脸的困惑,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望着近在咫尺的脸,苏鸿信往后一倾身子,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就听苏梅说道:“突然觉得你好像有点不对劲,但哪不对劲我又说不出来!”

    苏鸿信听的心头一突。

    只见苏梅慢慢凑近闻了闻苏鸿信的胸膛,然后眼睛渐渐眯起,弯着嘴角,笑的越来越狡黠,她一把揽过苏鸿信的肩膀,道:“好啊,不声不响的这就有了?”

    苏鸿信一愣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和我装呢?”

    苏梅怪笑道:“女朋友啊?你没女朋友,这身上的女人香是哪来的?就你这性子,从你出生我就和你睡一张床,你身上是啥味道我隔着七八里地都能闻出来,老实交代,这次是不是去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苏梅笑的更加古怪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种事情姐一定支持你!”

    苏鸿信眼角抽搐,但并没反驳。

    见他没反应,苏梅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庆祝我弟终于处对象了,咱们今晚上出去好好庆祝一下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晌午。

    陈家沟景区外,苏鸿信背着背包,看着眼前面目全非,却又似曾相识的村子,眼神晦涩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他抿了抿嘴,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,抬脚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可刚走没几步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小伙子!”

    一个像是居委会大妈打扮的中年妇人,带着红袖章,一溜烟的就冲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,随地吐痰,罚款一百!”

    苏鸿信沉默了有那么一会儿,然后突然眼睛一亮,指着不远处树底下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有人随地小便!”

    大妈一听立马扭头就看。

    “哪呢?哪呢?没人啊!”

    等再转过身,大妈就见自己面前空空如也,眼睛忙四下一瞅,就看见景区里一人背着背包溜的飞快。

    “跑?我看你能跑哪去!”

    说完奋力直追,可越追,这大妈骂骂咧咧的表情就越来越古怪,她就见前面那背影瞧着不远,可任凭她怎么发力追赶这距离非但没缩短,反而越拉越开,等看清苏鸿信脚下绕的步子,不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竟然是心意拳的虎扑,这是要来踢馆么?那就更放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可更怪的是,眼前这人滑溜的像是条泥鳅,只似对这陈家沟了如指掌,比她还要熟悉呢,等她发了十成力,前面那人依旧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模样,死活就是追不上。

    只等在景区里左拐右拐,左绕又绕,绕了大半个小时,她才见前面那人终于停住。

    这下反倒是她不敢过去了。

    眼下二人一追一赶,已经是到了不对外开放的地段,少见人影,对方真要是来者不善,她这不是自寻死路么,而且她心里已经有些后悔,甚至怀疑对方是有意引她过来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所谓的法规约束,她可不觉得能束缚眼前这深不可测的高手。

    武夫的呼吸气段,永远是衡量一个人身手高低的直观表现,她此刻累的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,反观对方脸不红,气不喘,更吓人的是,那气息微弱的都快没了。

    乖乖,这是从哪蹦出来的高手,她心里已经不是惊,而是骇,骇然悚然,震撼莫名,青天白日的,难不成见了鬼?

    “我记得这里有个小院的啊!”

    突然,她就听前面那人喃喃自语说道,但下一刻话锋一变,转身笑道:“想不到这俗世之中,竟然不乏藏龙卧虎之辈,大妈好俊的身手!”

    “藏龙卧虎?”

    听到苏鸿信的夸赞,中年女人非但没有半点受用的感觉,反而脸皮一红,她又看看面前人二十来岁的模样,心里更是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这是罚款!”

    就见苏鸿信笑吟吟的取出一百块钱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顺道向您打听个事儿?问完我就走,放心,我绝无恶意!”

    大妈踌躇了一会儿,才迟疑道: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苏鸿信笑道:“大妈你是陈家人?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点头。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你知道陈家有一位陈天啸么?”

    苏鸿信留意着女人的神情。

    见对方蹙眉沉思,他又提醒道:“这个人是陈长兴的侄子,膝下六子一女,其中,那一女名叫陈如素!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眼神古怪,有些狐疑的在苏鸿信身上来回瞧瞧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陈家人,从哪知道的这些?”

    苏鸿信沉吟片刻,想了想,也不说话,而是一弓双腿,摆了个拳架,只见他气息吞吐之下,一身休闲服呼的膨胀了起来,对面那中年女人双眼看的差点没掉出来,一张嘴慢慢张大,瞠目结舌,满脸惊容,嘴里喃喃道:

    “这、这这这、这难道就是易筋换骨?”

    :。: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