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3 准备就绪

作品:《戏鬼神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五中文网」地址:www.35zw.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!无广告无弹窗

    戏鬼神正文卷193准备就绪他随即面露苦涩,这龙脉又岂是寻常之物,纵古观今,但凡提到龙脉,无不是牵扯甚深,关乎无数人生死,乃至朝代更迭,因果太大。退一万步,姑且不说他能不能找到,就算真的让他找到一条,这样的地方,那必然也是凶险万分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长生是真的,对于这个结果,苏鸿信已觉得很庆幸了,只要不死,终有答案。

    见他心事,蛮蛮也没再多说什么,自顾的抱着手机在旁边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恰巧在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店外,忽听有脚步声走了进来,苏鸿信抬眼睨去,只见门口站着个唐装老头,老汉一头银发梳的一丝不苟,鼻梁上搭着个墨镜,这拇指上还戴了枚白玉扳指,迎着晨风,送来一阵香水的味道,忒骚气。

    非是别人,正是昨晚上医院的那个神棍,看似花甲的岁数,但这皮肤倒是保养的极好,红润透亮,站朝阳底下,却是给人一种童颜鹤发的出尘之意。精神头是真不错,可就是那墨镜一摘,这一双眼睛立马破坏了那世外之人,得道高人的气质,贼眉鼠眼。

    见苏鸿信目光斜斜瞟来,老头干笑了几声,而后抱拳拱了拱手。“果然是大隐隐于市,想不到这市井陋巷竟然藏着如此高人,小老儿有礼了!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半黑不黑,半白不白的说辞,苏鸿信也没起身,对方虽然长着一副和和李云龙一般无二的模样,可这气质却天差地别,终究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,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想我李某活了大半辈子,只以为世上鬼神之说不过虚言空谈,怎想昨夜得见高人手段,方知半生虚渡,小老儿愿拜您为师,日夜侍奉,只求师父能收弟子入门墙,传下大法!”

    这老头说着说着,竟然是抹起了眼泪,时不时捶胸顿足,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,就差给跪下了。

    苏鸿信哭笑不得,他这麻烦事一堆,这又蹦出来一个,他沉默了十几秒钟,只在老头希冀的注视下问道:“你说你姓李?叫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头赶忙应道:“小老儿家中有弟兄三人,我排第三,故而单名一个三字!”

    苏鸿信听的身子不可察的一震。

    李三?这人竟也叫李三?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应下,而是想了想,说道:“先等等吧,我可能要出趟远门,回来了再说!”

    见苏鸿信没有当场拒绝,这李三笑的一排黄牙都藏不住,然后就见这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头极为不要脸的说道:“既如此,徒儿见过师傅,但有差遣,绝不推辞!”

    苏鸿信看着这个论岁数都能做他爷爷的老头,多半是昨夜被吓破了胆,他脸上神情似笑非笑,但心里却暗叹一声,随即说道:“那好,我这正有一件事要办,要不你帮个忙吧!”

    李三就怕苏鸿信什么都不说,眼见对方开了腔,他心里直乐,心道有戏。

    “师父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苏鸿信说道:“那几个孩子里,还有一个疯疯癫癫的,你让人给他父母传个话,就说孩子魂丢了,晚上让他们到岔路口喊喊,能不能喊的回来,就全看天意了,另外,再给我准备一身死人穿过的寿衣,我晚上要用!”

    老人欣喜若狂,听完就往外走,但却被苏鸿信及时喝住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也不用师父长师傅短的,我叫苏鸿信,如今还没拜师呢,老先生要是不介意,称呼我一声苏老弟就行!”

    李三听的愣了愣神,但看着苏鸿信脸上的笑,他老脸不禁一红,然后又拱拱手,这才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收他当徒弟?”

    蛮蛮瞧的好奇。

    苏鸿信则是眼露怅然,他答非所问的道:“人活一世,遗憾太多,权当了了一份因果,求个心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转瞬即过。

    时近暮色。

    那岔路口,就见一对夫妇手里拿着一杆招魂幡,一前一后,一人拿幡,一人背上背着个短发少女,围着那槐树转悠,嘴里呼喊着女儿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小珠啊,回来了,回来了……小珠啊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幕风沁凉,秋意渐浓。

    路过的行人瞧见这诡异一幕,远远的就给避开了。

    苏鸿信站在老街入口,手里夹着一根烟,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,他瞧着面前的喊魂,脸色渐渐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还有救么?”

    李三好奇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没道理呀,魂是在这儿丢的,怎么半点动静都没有?”苏鸿信掐灭烟头,却是转身朝老街中腰走去,等走到一僻静处,只见他右手一抬,拇指指肚一翻,搁嘴里咬出个口子,血水一冒,立马在手心里画了一道形如龙蛇的诡谲怪符。

    他双手一合,捏印掐诀,口中念念有词,立见本就沁凉的暮风,突地化作阵阵阴风,尘飞叶卷,飞沙走石,老街上零零散散的灯火,瞬间暗淡下来。两端的黑暗,宛如两股潮浪,飞快朝着苏鸿信淹没而来,阴风像是灰雾般在空中飘卷,一条条如虚似幻的鬼影若隐若现,像是有无数人在黑暗中窃窃私语,窥视着。

    “我滴妈呀!”

    好奇心作祟的李三,眼见风中传来阵阵哭嚎呜咽的声响,再见那条条虚幻的鬼影,他双腿一个哆嗦,差点没一屁股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鸿信放下手,蹭了蹭手心里的符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向诸位打听个事儿,前天晚上,那岔路口有孩子的魂丢了,谁瞧见过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臭小子,学了点招魂的法术,也敢卖弄,今天你们这身皮就要归我们了!”

    一个阴嗖嗖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,苏鸿信扭头一瞧,只见李三正咧嘴咯咯阴笑不停,一张脸发青发白,微低着下颌,上翻着眼睛,正一点点的贴了上来,显然是被上身了。

    苏鸿信却是咧嘴狞笑,整个人都似罩着一团淡淡的黑雾,整张脸都是覆了层阴影,只剩下两颗冒着凶光,冷厉眸子亮起,只睁眼一瞪,李三牙缝里挤出的笑声立马戛然而止,站原地瑟瑟发抖,像是老鼠碰见猫。

    他淡淡问道:“给你个机会,有没有瞧见那孩子?”

    霎时间,老街阴风阵阵,黑暗中像是有无数低语的声音,飘忽不定,难以听清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才听李三安安分分的老实道:“听它们说,那个小姑娘误入了阴间,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苏鸿信听的眉头紧皱,不耐烦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滚蛋!”

    话落,立见黑暗如潮退去,只见李三眼皮一颤,脚下一个踉跄,眼中已经恢复清明,他神情惊恐,大口喘着粗气,像是溺水得救了一样。

    等李三定了定神,苏鸿信才说道:“你气血太虚,阳火太弱,过两天先教你套拳法,寿衣准备好了没?”

    老头先惊后喜,然后大喜,心绪简直就是大起大落,再听苏鸿信的话,他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:。:m.x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