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 一座庙

作品:《戏鬼神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五中文网」地址:www.35zw.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!无广告无弹窗

    远远的,居然有一座破败的小庙,太小了,像是只能勉强遮风挡雨似的,斑驳破旧,在荡起的风尘中摇摇欲倒。

    苏鸿信强压心思,并没动作,也没流露出一丝异样,他知道这里有守门人,但是,他更知道那个守门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庙里有什么?

    这才是他在想的东西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守门人留下的线索?还是别的?

    带着疑虑与无尽的思索,苏鸿信走了没多远终于又看见了一个东西,那是一面石碑,碑身倾斜,表面布满尘灰,半掩在尘沙中,而碑面上,则是歪歪扭扭露着两个字“黄泉。”

    苏鸿信心头一震,他四下扫望了一眼,看着这片空旷辽阔的阴暗之地,莫非,这里就是黄泉路?

    身边的苏媚一步不离的紧挨着他,她也看见了那面石碑,眼瞳一颤,本来就被涂抹的发白的脸,这下比死人还像死人,苍白难看,干脆紧抓着苏鸿信的手,内心恐惧不已。

    周围鬼影重重,全都是亡魂鬼魅,这些鬼魂死状各异,有的吐着长舌,有的七窍流血,有的则是身躯残破,有的干脆就剩个脑袋,还有的疯疯癫癫,像是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,嚎啕大哭,有几个怕是生前有着恩怨,死了也不消停。

    但苏鸿信有些不同,他刀下杀人如麻,一身阴煞之气极重,比厉鬼恶鬼都有过之而无不及,骇的周围亡魂都退避三舍,反倒是一路下来都没生出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又走了没多久。

    远远的,苏鸿信忽地听到了水流的声音,不光有水流声,还有无数人的惨叫声、哀嚎声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啊!”

    “救我上去吧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凄厉的叫声听的刺耳无比,让人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苏鸿信也终于看见了那水流声的源头,只见一条奔腾的大河正横亘在前面,浑浊的河水像是泥汤般在激流咆哮,宛如脓血一样,泛着一种血色。

    河上腥风大作,只见那滔滔浊浪间,竟然有数之不尽的孤魂野鬼在其中哀嚎,像是溺水的人,不停的挣扎求救,而河水里,更多的是满布的虫蛇,花花绿绿,色彩斑斓,正疯狂噬咬着那些鬼魂。

    有的人被噬咬的血肉模糊,浑身露着森森白骨,惨嚎着想要挣扎爬上岸,可却被一个接一个的浪头砸下,重新跌了回去,还有的则是趁机将岸边的亡魂拖入那污浊的波浪中,借此解脱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惨叫哀嚎。

    苏鸿信肌肤起栗,心道这八成就是那“忘川河”了,黄泉路已到尽头,得赶紧想办法脱身,不然恐有大祸。

    “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媚趁机颤着声小而又小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鸿信沉凝着脸色,并没立即应声,而是打量着四周,像是在找什么逃生之路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死了,我儿子刚出生,我活的好好的,我不能死!”

    一个亡魂大吼着朝来时路急逃,身形一转,竟是化作一团鬼气,飞的极快,其他的亡魂不少人有样学样。人活一世,哪能没有牵绊和放心不下的东西,如今死了,自然不甘心。

    群鬼立时大乱。

    眼见天赐良机,苏鸿信拉着苏媚已开始小心翼翼的朝着一旁溜去,他可不想过那“奈何桥”喝什么“孟婆汤”,两人躲躲闪闪,趁着阴兵镇压群鬼的同时,苏鸿信忙道:“来的时候看见那个小庙了么?”

    苏媚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苏鸿信深吸了一口气,右手已是抬起,看样子是准备摸向断魂刀了。

    “往那边跑!”

    他舔了舔唇,眼中现出一丝狰狞,这些阴兵他观察多时,除了手里的长矛能对阴魂造成伤害外,实力也不过是寻常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一声低语。

    苏媚与他已开始扯开步子朝着那座小庙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动作,立马就引来了阴兵的注意,阴风吹过,三个阴兵已是裹着阴森鬼气,呼啸而来,手中长矛一句,二话不说,对着两人就扎。

    苏鸿信嘴里嘿的怪笑一声,握着“断魂刀”一抖,那裹刀的绸布瞬间刺啦碎裂,漆黑的刀身,雪亮的刃口,来时他还特意磨了半天,如今寒芒乍亮,带着骇人的杀意与杀气,已是被苏鸿信劈出三道灿亮刀光,像是两道横飞的白芒,刹那已与那三支长矛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想他杀鬼杀妖杀僵尸,却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能来地府杀这阴兵。

    而在“鬼头刀”下,又不知道是否仍能建功?

    答案当然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遂见刀光一过,空中只听三声惨叫,那三个阴兵已被劈作两半,魂飞魄散当场。

    苏鸿信真正担心的可不是这些阴兵,而是那几位勾魂使者,黑白无常,对这几位,他始终心存忌惮,而且那冥界地府中不知道还藏着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,苏鸿信不敢迟疑,拉着苏媚便朝着那座小庙发足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实在是迫切的想知道那庙里究竟有什么?会不会留给他什么有用的东西?

    此刻身处险境,他也是别无他法了。

    等苏鸿信冲跑出去,才发现他们这会儿已经是到了“忘川河”的河边,他提刀在手,顺势砍杀着河中扑出来的孤魂野鬼,而那小庙所在的地方,正在“忘川河”的上游。

    苏鸿信鼓足了劲力朝着上游冲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苏鸿信忽然听到身后传开一阵哗啦声响爆鸣,像是锁链在挣动,飞快逼近,骇的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他眼神兽瞳乍现,身子凌空一转,倒滑而出,同时举刀相抗,眼前,就见一条婴儿手臂粗细的漆黑铁链,就如毒龙般直直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鸿信心头暗暗叫苦,面上却在发狠,嘴里急声说着。“你先朝着那个小庙跑,别回头!”

    苏媚嗯了声,已是忙发足奔走。

    苏鸿信则是身形一偏,一竖刀刃,将那铁链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刺啦!”

    激飞的铁链刮擦着刃口,带出一阵让人牙酸的响动,只是刚一躲过,那铁链的一端,就像是灵蛇般盘旋回转了过来,来的突兀,苏鸿信动作慢了一拍,电光火石间,苏鸿信就地一滚,等站直了,才见脸上的纱布已被扫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活人?”

    而铁链另一头,那牛头双眼一瞪,口鼻中喷吐着阵阵阴气,声音沉厚如闷雷。

    眼见再也装不上去了,苏鸿信撇了撇嘴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就是那勾魂使者?仗着手里的法宝算什么本事,敢不敢跟我过两招?”

    牛头像是听的一愣,然后一言不发的一抖手里的漆黑铁链,接着一步步朝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