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4 现身

作品:《戏鬼神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五中文网」地址:www.35zw.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!无广告无弹窗

    雨氛绵密。

    街上人来人往,却都少有说话的,怕是也被这连日来的阴雨影响了心情,天色昏暗的厉害,要不是还有时间,恐怕都分不清这天黑了还是天亮了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这人怎么走路的?”

    一声不耐烦的吆喝突然在雨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原来是两个人匆忙行走,来不及避让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道歉的是个穿着雨衣的男人,整个身子都似罩在了里面,兜帽压的极低,看不清脸,只见他忙说着“对不起”已转身快步离开,只剩下另一个人站在原地骂骂咧咧的,满脸不善。

    “这啥味儿啊?”

    等骂的差不多了,这人才转身离开,只是没走两步,他却是一皱眉,凑着自己的衣服嗅了一下,好家伙差点没吐出来,一张脸瞬间就绿了,臭不可闻,而且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鱼腥味儿。

    “艹,真他妈点背儿!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他眼前天光一暗,一抬头,就见面前走来个人,这人年过四十,身形壮硕,留着一头短发,脸上蓄着一圈儿络腮胡,可就是这人走路的姿势极为古怪,两脚一步一挪,脸上表情僵硬木讷,看着就好像木偶一样,关节生涩。

    男人正在气头上呢,顺嘴就没好气的骂道:“你谁啊?给你说有多远滚多远,老子现在心情不顺,别找抽啊!”

    可他下一秒却是头皮一炸,吓得差点魂飞天外,只见面前这大汉一双木讷无神的眼珠子突然在眼窝里一转,它不是上下左右转,而是从前往后一翻,像是打了个颠倒。

    “哎呦我去!”

    男人都看愣了。

    正吃惊呢,他蓦的身上一凉,就见眼前这汉子已是擒住了他的右手,激的他不由一个寒颤,这手也太他娘冷了,浑似没有人的体温,阴寒刺骨,都不似活人啊,他张嘴本来还想再骂几句,谁曾想又一股阴寒袭来,他双眼却蓦然瞪大,只见趁着街旁店铺里的灯光,自己脚下这影子,居然无缘无故动了,就好像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脚下,面前这汉子脚下的影子也是一阵扭曲,恍惚间他似是看见了一双眼睛一闪而过……

    雨中,就见一个个身影,一步一步挪着脚步,朝着雨衣男离开的方向走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像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变化,雨衣男脚下丝毫不敢停留。

    他缩着身子,警惕又茫然的四下扫视着,望着一个个过往的路人,他总觉得这些人像是都在暗中瞧着他,不怀好意,偷瞧,就好像那些见不得光的鬼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被它们找到,我不想再回去那个鬼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只似魔怔般不停的喃喃自语,尽可能的躲着人群,避着阴影。

    雨势越来越密了,昏黄晦暗。

    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许是走的太急,男人突然脚下一绊,摔了一跤,地上积水不少,他本来还想撑起,可动作一顿,就好像呆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男人望着面前的水泊,看着映出来的倒影,脸上瞬间闪过一丝痛苦的狰狞,他又看看自己的手,就见这按在水泊里的双手,手背上,居然隐隐约约张着一片片青黑色的鳞片。

    “不、这不是我、不是我、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颤抖,像是发了疯,发了狂一样。

    但他眼神乍一变,却见水泊中的自己忽然咧嘴朝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,对方双手猛然一探,竟然匪夷所思的从积水中伸了出来,死死的抓着他的手,像是要将他拽入身下的阴影中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许是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这个时候,男人的身旁,突见一辆汽车开过,溅起的水花和发亮的车灯,瞬间将那诡异的倒影碾碎开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雨衣男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,他忙站起身,像是如蒙大赦,又开始了奔走。

    身后,那些先前一步一挪,宛似木偶般的怪人,如今已能正常行走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,几与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推荐下,【 app】真心不错,值得装个,毕竟书源多,书籍全,更新快!

    “它们追来了,要逃不掉了!”

    雨衣男神情慌乱,一路发足狂奔,不知不觉,竟是到了汉水江畔。

    眼前江水滔滔,浊浪滚滚。

    偌大的江边,往日必是人满为患,但现在却冷清空荡,正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    但好在并非一无所有,还是有人的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观景椅上,坐着一条曼妙倩影,似乎是个女人,女人撑着一顶雪白的雨伞,时不时转动几下,伞沿上还系着几串铃铛,这一转,立马“叮铃铃”作响,悦耳动听,再配合着女人哼唱的妩媚曲调,雨衣男正喘着气,可听到这曲声,整个人已是不由自主的望了过去,像是被勾走了魂。

    入眼所见,却见一抹惹眼红衣。

    但他忽又愣住,望向女人的身旁,那是一只小兽,只见那小兽圆滚如球,像是个西瓜,浑身是肉,一身毛色分成黑白,这会儿正在椅子上翻着筋斗,比猴还像猴,贼灵活,不但会筋斗,而且居然还朝他做着鬼脸。

    “这是熊猫?这里怎么会有熊猫?”

    饶是雨衣男身处险境,瞧见这离奇古怪的一幕,也不免分心他顾。

    特别当他看见那只熊猫一口气翻了十七个跟头,然后像人一样趴椅子上喘着粗气,就更楞了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反应过来,脸色一白,想起自己的遭遇,哪还不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,真是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转身就往另一头逃去。

    任由男人远去,椅上的女人始终无动于衷,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,只是静静坐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不帮他么?”

    一直翻着筋斗的熊猫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上翻起,望着男人离去的方向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女人慵懒的说道。

    熊猫听的一楞,像是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却听伞下的女人继续笑道:“看来历经了三千年的变化,世人还是有些进步的,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吗?千万不要和女人讲道理,我就是个女人,所以临时变卦也没关系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那熊猫见女人似笑非笑瞧向自己,立马浑身肥肉一个哆嗦,只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您说什么就是什么!”

    正说笑呢,女人忽瞥了眼伞下,眼中红光一亮,却见她身下的影子此刻也好像活了,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那扭曲的黑影忽然惨叫起来,浑身竟然像是燃起了一团黑色的火焰,而后在雨中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女人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一趟淇县,故国重游,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意外的惊喜,毕竟,那座城已经尘封了三千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想了很久了!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